后厂村,没有姑娘

2017-08-08 09:44 稿源:AI财经社  0条评论

后厂村没有姑娘,只有机器

文|AI财经社  杨红钦 袁琳

编辑 |金赫

1

算你走运,我想写一写后厂的姑娘们。不知从哪来的勇气,我搭讪了 20 多个姑娘。最后的故事,全在下面了。

后厂混杂了多种风格,城中村、拖鞋女、OL丽人、眼镜男,有机结合,构成了许许多多的细节:园林工人是后厂醒来最早的人。五点,天色还没亮。他们除草,或将因大雨积满水的树坑掏干。七点,各路口的保安们开始站第一个小时的岗。八点,巨大的人流从西二旗地铁口涌出,黑车司机无孔不入逮人就问:“去哪去哪?”后厂终于被唤醒了。

起头,是滴滴两栋 6 层大楼,往西是百度科技园,邻居网易,网易与新浪面对面,西侧正在施工的腾讯总部大楼拔地而起。从百度科技园再往北走,迎面就是联想的新大楼了。

在这里发生了许多故事。腾讯总部大楼失火,新浪员工跑去救,网易员工第一时间发了快讯,百度员工在窗边观望。

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,互联网巨头凑在一起,最大的意义在于方便员工之间互相跳槽:新浪的大楼修得最给员工长面子,被称为“苏菲”;网易的食堂让所有邻居们欣羡不已;滴滴大厦里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活力少年;腾讯,后厂江湖还未见其身,就已先闻福利待遇绝佳的传说。而未入驻后厂的搜狐,则骄傲地称它是“唯一一家工作地点在四环内的门户”。

后厂村没有姑娘,只有机器

传说中后厂村最好吃的网易食堂餐。 受访者供图

除了公司的员工,寄生于软件园的一切人都是外来者:午休的建筑工人躺在大楼的阴影下,太阳晒过来了又移动位置;流动的水果摊悄悄地告诉顾客,他们几点会出现在哪个大楼;送外卖的小哥只能在楼下暴晒十多分钟等人取餐。

后厂不欢迎外来者,没有公共的休息区域。对于大多数后厂的姑娘来说,楼外的荒芜不那么重要,后厂只是一个物理空间,她们被车拉到这里,钻进密不透风的办公楼,晚上又被车拉走。

但后厂也并非全是冰冷的印象。女白领们吃饭路上谈论着不可理喻的客户,她们走了一公里,只有在这里,才恢复了一点市井的人气。她们到最近的一家小餐馆坐下,点了一份辣炒鸡杂和红烧肥肠,在老板娘又大又尖的叫号声中,开始谈论走在前面的姑娘的连衣裙。

类似的场景并不少。当三个姑娘交谈着在路边走过的时候,两个骑着单车的民工向她们投来又喜又羞的眼神;午休时,一位穿着优雅长裙的女士坐在人少的台阶上,翘着二郎腿自拍;一对一起上班的情侣,女士走得匆忙,男士默默帮她提着滑落的书包肩带。

后厂是一座孤岛,对在这里工作的姑娘来说,形成这种感觉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:在地理位置上,它远离繁华地段,没有生活气息,孤独是无法避免的词语,而回到出租屋,家,又是另一座孤岛了。

2

中午快到了。桃子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干涩到流泪。从七点进入大楼坐到自己的工位上,她连续几个小时都在做同一件事:复制、粘贴、复制、粘贴……这是她每天最主要的工作,枯燥到有时让她怀疑人生。

两年前,她逃离了国企,“不要一眼望得到头的日子”。现在,她的日子又显得太望不到头了。

两年前,她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状态:冲劲只是偶尔爆发、在陌生人面前显得无趣。她跟大多数同事的交流停留在线上,即使就在她对面,也互不说话,“我们都是网友”。

吴月是带着对互联网公司的向往来到后厂的。学生时期,她曾在学校做过实习编辑,指导老师“整天说她的女儿”,说够了,“说她女儿的男朋友”。研究生她到腾讯实习,互联网的未来感吸引着她。现在工作两年后,她发现自己能学到的越来越少了。

有时从机械而琐碎中抬起头来,新浪的林林会产生一种错觉,恍惚间以为置身于 20 年前的国营大工厂,自己是一名戴着头巾的纺织女工。

园区自成一个体系,提供给他们基本生活所需的一切——正如电视上看到的国营工厂那样,只是一切都更现代化了:咖啡厅取代了开水间,乒乓球桌被宽敞的健身房代替,车间变成一排排工位,食堂里的菜式更加丰富,手工纺织升级为线上操作。

一定程度上,今天在后厂顶着产品经理、内容编辑、商务经理、工程师等头衔的姑娘们,和多年前做着纺织女工、学徒一样,生活在公司为他们打造的完备小社会里。

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,猛戳这里我要投稿

相关文章

相关热点

查看更多
?
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,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,即可回到网页